1. <form id='6BjAVj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6BjAVj'><sup id='6BjAVj'><div id='6BjAVj'><bdo id='6BjAVj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桂湖小憩,栖息心灵的一方港湾

            2018-06-06 10:26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萧月月 阅读:1020

            坐于桂湖公园缕格穿花的廊亭,闻着桂蕊芬芳的花香,掠看天空的云卷云舒,雀鸟在房屋与树木间飞来飞去,荷塘的荷叶荷花绽放与凋谢,小孩子在身旁蹦蹦跳跳,嬉笑打闹,这是我在照看家孙的发呆发傻之天伦之乐真实写照。

            面对这枯燥乏味的每日重复,仿佛打开了记忆闸门,让我的颖悟,在汩汩流淌的神思遐想中,惊人地从量变过渡到质变,将老庄逍遥无为思想根植于脑,觉得人世间一切都是发乎正常,再也没有超乎法律之外的绳索绑缚心灵,使自己拥有了真真切切的自由灵魂。

            但有一天的清晨,发现太阳与月亮叠成了重影,那荧光闪闪的弦晕,使我的脑袋像遭遇重创,神奇般地突发奇想,脑海里更是挂满了千奇百怪思想,觉得自己如雀鸟飞到了遥远空际,股股神圣力量灌注全身,有无穷的劲儿需要发泄,……这样的感觉让我一跨进桂湖,心灵就愈发强烈,淡定也更加超乎想象。所以,每每日思夜想,总不明白其中究里。直到有一天上午临近中午时刻,小孙儿发出的呀呀“球”语,我才猛然醒悟,妙哉的桂湖小憩,你才真成为栖息我心灵的一方港湾,伴我风雨同舟,飞翔驰骋。

            说来也是,每天我几乎两三次要莅临桂湖逗留,除了外出旅游或其他事情耽搁,有时更甚。行走于这样的青石板路,无论春夏秋冬,它几乎成了我的精神家园,如若不来,简直遭遇罪过。

            青石板是那种青灰泛黑的颜色,若要去嗅,好像有种土腥气味,淡淡的,浮着忧伤的那种,是否修造时特殊制成,我不知道,反正踩在上面,还是非常喜欢,挺硬气,有力度,能使男人更阳刚,女人更阴柔。

            桂湖在我很小时就知道,它是明朝著名文学家、状元杨升庵的故居。随着年岁渐长,加之桂湖改扩建,原历史遗迹桂湖,变成为升庵桂湖;而新扩建工程,则化身为新都桂湖森林广场。

            姑且不论,新老桂湖如何?在我看来,升庵桂湖尚古,其亭台水榭,楼阁掩映,树木植被,往往有种历史苍桑感,仿佛穿越的时光隧道;而新桂湖,则有尚新、尚潮流味道,有时尚、新颖的独特感,魅力无限,时常还在小修小造,为都市平民,打造了一方日常休闲游逛便捷通道。

            在这样的新老桂湖穿梭,主要还是新桂湖属免费公园;升庵桂湖因属历史文物,作为平民,每月只敢有两三次花钱购票逛游,毕竟,吃惯了罗卜泡菜,吃肉仅算换换口味。

            脚的丈量非常强大,一步一步,甚至桂湖公园的边边角角,旮旮旯旯,都有我的脚迹,只能是多,没有更少。

            我是土行孙,看着两湖,新老桂湖都有一个湖塘,一大一中,种满了莲荷和水草。它们让我常常想到了朱自清的《荷塘月色》和徐志摩的巜再别康桥》,维美而富有诗情画意,美女帅哥临湖一立,“咔嚓”声中,只要目睹精美照片,肯定能与明星毫不逊色。

            每当我的一走一停,懒洋洋的阳光披在身上,云觑着我,我觑着云;万物觑着我,我觑着万物……太阳、月亮、星星、万物,它们陪伴我,我陪伴他们,各取所需,相安无事,太平得没有争执,没有吵闹,更没有战争,惟有的是笑意盈盈的对面穿过,抿嘴之间,不须赘言。

            大人有大人的世界,散步、观景、喝茶、聊天、发呆、发傻、跑步、快走、跳广场舞、k歌……五花八门,应有尽有,让大人们,在这里,发射出了自己的精神,自己的闪光,自己的梦想。

            小孩子们却调皮多了,蹦极、跳舞、玩杠杆、骑木马、电动玩具、玩过家家、耍泥巴、捡树叶、蹦跳、打闹、捞鱼……总之,小孩子想得出来的东西,他们都是天生的乐天派,不须大人帮忙,玩得不亦乐乎,简直比大人更快乐,更幸福,更富有激情和诗意。

            我是其中的参与者和实践者,大人们有的我也有,大人们没有的我也有,譬如写作、书法等冷门爱好;小孩子们么?只有在旁觑看,偶尔互动一下,但却累得够呛。没办法,谁叫自己是孙儿的准保姆呢!

            天天都看着一样的风景,惟一的只是季节的变化,让我还是有目不暇接之感。瞧瞧吧:春的桃红李白玫瑰红,各种鲜花竞相开放,大地漾起回春的喜洋洋气象;夏的太阳火辣辣红,树木植被茂密葱绿,鸣蝉在树上长啸,蜻蜓和雀鸟飞来飞去,荷叶翠绿而茂密;秋的桂蕊满园馨香,红叶到处点缀,荷花绽放,“碧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;冬么?万物进入冬眠时代,树叶也变得倦怠乏力,渐渐变成深蓝,有些叶片发黄发脆,只有任其绽落尘埃;惟一可喜的是梅蕊雾霜迎新春,为新一年不断带来新气象。

            在升庵桂湖,还有不同的是古城墙,砖墙厚重,穿透出明清时期的风韵,与满园的亭、楼、阁、廊、湖、树、植被……浑合一体,天然雕砌,仿如古典美女,剪裁适度,丰腴有加,属江南巴蜀庭院之精品妙构,凡是游刃之后,顿会形成清晰印象,让许多社会名流也倍加称赞。难怪大文豪郭沫若联云:“桂蕊飘香美哉乐土,湖光增色换了人间。”

            新桂湖给人的印象恰恰相反,仿佛是一新潮小美人意象,特别是新增加的音乐喷泉,以及引进的西北利亚鸢尾、千屈菜、水生美人蕉、伞草、再力花等新品种花卉,与原湖、树、亭、楼、桥等等,恰到好处地与启功书写的“楼中楼”主亭遥相辉映,揉揉搓搓,铺铺洒洒,“水洗荷叶点点珠,荷花绽放映日红;千娇百媚当为啥?惟有诗美在上头。”

            不可否认,每天我就这样地在桂湖的天地瞎逛,如诗如画,处处皆是风景线,就怕你不摄影不拍照。哈哈,你说,这不是一直都在搞笑。

            看来我还要一直与桂湖打交道,不啻是过去、现在,也或将来;因能与杨升庵、黄娥夫妻作邻居,何乐而不为也。不然,天公嘲笑我是一傻冒,不然怎会流放到这么好的地方。但我还是深深地呼了口气,继续带孙闲游,知足常乐,逍遥平生。因为自己心里,早有清澈语句活跃:

            管嘴迈腿多走路,

            闲适平淡慰平生;

            桂湖小憩栖息地,

            心灵港湾水一方。

           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            加载中......
      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      栏目导航

            推荐阅读

            热门阅读

            最新发布